正在直播

专访:中国军机扰台是为了熟悉对台作战模式

25.01.2021

在中国解放军连日派战机飞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後,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唐安竹 (Drew Thompson)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此举是惯性的军事行动,并非直接向拜登政府发出警讯。

德国之声:中国解放军上周末派遣了数十架军机进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此举发生在拜登政府就职后几天。你如何评估这波最新行动的时机点?北京有试图藉此向新上台的拜登政府发出警告吗?

唐安竹:我认为外界很难真正知道中国解放军每次军事行动背後的考虑为何。通常情况下,解放军的计划周期可能与人员变动或军事设备维护等因素有关。这波军事行动不仅仅是发出政治信号。自2016年以来,解放军在台湾周围的空中和海上行动有逐渐增加的趋势。

这个周末的军事行动,符合过去5年多解放军所建立的军事模式。但同时,解放军本质上仍是非常政治化的。解放军必须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和国际政治走向做出相对应的调整。我想这个任务可能有多重目的。

第一个可能的目的是,它是个常态军事训练。中国解放军或许想藉此让其空军熟悉当中国与台湾爆发冲突时,他们可能遇到的情况。中国解放军也可能是为了测试台湾会做出怎样的防空反应。

我不太清楚解放军是否想透过这次的军事行动给拜登政府发出任何信号,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军事行动的时机点确实与拜登政府宣誓就职十分接近。我认为这次的军事行动,其实为拜登政府制造了一个机会来制定他们如何回应中国对台湾带来的军事威胁与恐吓。

德国之声:在中国军机23日飞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後,美国国务院同日作出回应,他们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的恐吓活动,并与台湾恢复和平对话。你如何看待华盛顿的回应?

唐安竹:拜登政府的声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点是他们在事发後很快便发布声明,显示美国国务院并未经过大量商讨便做出这个决定。由於部分官员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也出任相关位置,所以从当时的行事作风可以知道,过往做出类似决定的过程往往是缓慢的。

这次拜登政府却非常快速的做出反应,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因为这显示拜登政府在中国议题上,有一套非常清楚的想法。另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这份声明的措辞非常谨慎,但同时这份声明也对台湾和所有美国的盟友做出很坚定的保证。

唐安竹分析,中国解放军或许想藉此让其空军熟悉当中国与台湾爆发冲突时,他们可能遇到的情况。

此外,我们透过这份声明也看出拜登政府将如何建构其「一个中国政策」。「一个中国政策」并非任何美国总统在执政过程中可以修改的东西。美国总统基本上在执政初期就会为其中国政策定调,因为这样各界才能了解其中国政策的立场。

美国总统不能轻易在执政过程中调整他的「一个中国政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把一个中国政策定格在三个公报丶台湾关系法和六个保证上。他们并未在声明中对「六个保证」做出任何的警告。过去,我们经常听到一个中国政策是以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为基础的,六大保证很少被提及。

拜登政府在声明中完整的提到六项保证,确实很重要,因为这显示六项保证是个惯例,也是有约束性的。这份声明确实能为未来四年拜登政府针对台海及邻近地区会做出的相关决策提供了一个范本。「六项保证 」对美国高层的政治决策来说仍非常重要。

他们把「六项保证」放在声明中如此突出的位置,表示「六项保证」不仅是一种良好的做法,而且现在也成为一项政策。我觉得对美国实现对台湾安全承诺来说,此举是个很大的升级。拜登政府以一种非常正式的方式,从言词上强化了这是美国对台湾做出的承诺。

德国之声:美国周六也派出航母群进入南海。虽然他们强调此举是为了南海的航行自由,但你认为此举是否与中国军机入侵台湾防空识别区有关?

唐安竹:我认为,美国航母群出现在南海是一个常态性的行动,此举突显了南海作为海上通道的重要性。此外,美国航母群的现身南海的目的不是为了对抗中国,而是确保美国军舰能在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自由航行。

我不认为航母群从世界的一个地方航行至另一个地方与中国解放军上周末的军事行动有联系。我们会发现美国任何时候都在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调动兵力。同时,中国解放军也时常让空军在台湾周围进行训练和演习。我不会把这两者混为一谈。

唐安竹也指出,拜登政府在事发後很快便发布声明,显示美国国务院并未经过大量商讨便做出这个决定。

不过上周末的这两件事显示对北京和华盛顿来说,亚太地区军事行动的关键利益为何。对华盛顿来说,让美军能在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自由航行非常重要。北京则是通过武力和军事恫吓,表明台湾对中国来说有多重要。

德国之声:有专家指出,中国多次派军机飞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会增加台湾的防空压力。去年,台湾为应对中国军机飞入防空识别区,派遣军机巡防的次数超过300次。您认为如果台湾空军继续以相同的频率来应对中国空军带来的威胁,台湾的防空会不会承受更大的压力或是变得更脆弱?

唐安竹:解放军有权利在国际领空让其军机展开一些行动。台湾感受到的是政治性的压力。而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政治压力是自我施加的。台湾没有义务派军机拦截每一架进入其防空识别区的中国军机。维持防空识别区的唯一用途是识别飞机,而台湾军方可以通过雷达等其他仪器来完成这项工作。

如果一个国家能通过雷达识别出解放军的军机,那么它就不一定要派飞机去进行巡防,特别是如果这样做会为台湾空军带来作战压力的话。或许台湾要思考的是,是否要增加国防预算,因为这样它就不会感觉到维护军事设备所带来的压力,同时它也有能力持续派遣飞机去进行拦截。

这也与台湾通常如何处理外国军机飞入其防空识别区有关。如果台湾政府觉得有必要派军机去进行实际的视觉辨识,而且他们希望用武装飞机来进行辨识,以防那些外国军机不离开其防空识别区,那么台湾或许会希望天空中有能挑战他们的武装飞机。

同时,台湾也有地对空飞弹,这些飞弹是一个持久的存在,它也可以保卫台湾的领空。台湾派出军机去拦截进入其防空识别区的外国军机,除了是台湾自己认定有这麽做的需求外,这些作法其实也为台湾的国防带来一些必须自己承担的花费。一切都取决于台湾,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军事行动问题。

唐安竹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资深访问研究员。他曾在奥巴马与特朗普执政时期担任美国国防部中国、台湾与蒙古科科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