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批佳士维权涉境外势力 劳团斥扭曲事实

中国政府上週大规模逮捕「佳士声援团」的数十名成員中,现已有数名大学生被释放。新华社曾谴责声援团以「维权」之名,聚众滋事。

佳士工人维权事件持续发酵已经一个月,图为8月6日声援人士到深圳派出所外示威。

(德国之声中文网) 佳士工人维权事件登上中国官媒新华网的版面,随即遭到行动组织「佳士声援团」用推特账号反驳,认为新华网对国内声援绝口不提,而把事件导向境外势力干预。

该组织对新华网提出三问﹕「一问新华社,境外势力利用维权工人有何证据?二问新华社,没有当地政府和佳士对工人的疯狂打压,会有工人的维权活动?三问新华社,为什么不去讲本次事件中线上线下声援的人民群众?」

新华社撰写长篇报道梳理事件来龙去脉,但是全文聚焦在余某聪、米某平、刘某华等个体。而他們酝酿的组织行动,被评论为「裹挟少数工人采取过激行为,扰乱生产生活秩序」。

尽管该报道把抗争过程描述得巨细靡遗,却完全没有提及自愿声援的学生团体。

上周五 (8/24) 清晨,大批防暴警察至佳士声援团的出租屋处,用盾牌强行爆门而入,在场约5名工友和50名学生全部被捕。被捕的包括声援团核心成员﹕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以及多名在人民大学和南京大学校內发起声援联名信的同学。

早前失联的另一名核心成员、26岁的中山大学统计系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则被软禁在深圳一酒店内,有国保轮流监视。周二(8月28日)路透社报道,数名学生释放后被当局护送回家。

資金來自境外?

新华社文章提到,参与运动的人士屡次使用「打工者中心」微信群进行宣传号召。

报道指控「打工者中心」迄今未在国内注册,是一个非法的组织机构,实际上是利用讲座来煽动、组织工人罢工,并指称该组织是由西方非政府组织支持的境外组织「劳动力」(Worker Empowerment) 全资资助。

「劳动力」发表声明否认此说。「劳动力是香港注册的劳工团体,没有参与组织或资助佳士工人与其声援者。」声明提到自7月底开始,「打工者中心」的相关人员数度被当地派出所问话,内容均涉及佳士厂工人维权事件﹕「这些打工者中心相关人员在多次被笔录问话中,均告知警方,打工者中心与佳士工人的行动无关,没有参与组织佳士工人。」

對於新华社指控它是「未注册非法团体」,勞動力也作出回應﹕「打工者中心一直积极寻求在民政局注册,曾为此到政府相关部门进行申请沟通,也曾到当地公安机关说明备案,平时与小区警务室保持良好沟通。 」

声援团成员向《德国之声》表示,部分工人和参与者信奉左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支持者。

工会已經成立?

新华社报道指,深圳佳士公司于8月1日成立了「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会筹备组」。

8月20日下午,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选举产生了第一届工会委员会委员9人。新当选的委员正处于履职前的培训和准备工作阶段。

新华网引述法律专家表示:「虽然法律没有要求企业负有主动组建工会的强制性义务,但依据工会法等相关规定,用人单位不得阻扰职工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或阻扰上级工会帮助、指导职工筹建工会。用人单位对于员工依法提出的筹建工会诉求,应及时予以回应。」

与此同时「劳动力」在声明中表达忧虑,新华社报道提到的打工者中心工作人员付常国和黄庆南至今已被拘留超过两星期而不得会见律师。

声援团核心岳昕﹕实在是太黑了

抓捕行动前夕,《德国之声》访问了声援团核心成员、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岳昕。

她告诉《德国之声》,为了逃避公安的追捕及自身安全,声援团自七月底便换三、四处租住地方。被捕前他们置身深圳惠州交界处(属惠州辖区),然而依然会有盯梢,以及受国保指使的家长上门干扰。 岳昕表示,自己是在7月下旬看到佳士的工友阿英的公开信,以及佳士工人建会过程的介绍,感到佳士工厂和地方黑恶势力「实在是太黑了」,她实在看不下去,同时觉得工人自己站起来依法维护权益,非常受鼓舞,因此决定参与声援工人。

岳昕承认面对巨大的压力, 但说压力再大,也没有牢里工友所面临的压力大,「我们声援团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团结在一起,自然能面对,具体到被跟踪盯梢以及可能被绑架的风险,我们也都有预案,比如集体出行等。」岳昕重申,一定坚持到无罪释放全部被捕工友,依法组建工会为止。

《德国之声》记者今天再度去电给岳昕,但无人接听。

罗法/李芊(综合报道)

日期 28.08.2018
作者 罗法(发自台北)